分布式光伏再次亮相,能否与融资租赁接轨成功?

    我国光伏行业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并于90年代进入稳步发展时期。近年,随着环保理念深入人心,传统能源供应日趋紧张,光伏作为高效的清洁能源正不断得到国家重视,发展光伏等新能源成为我国重要的能源战略之一。

    光伏是光伏发电系统的简称,它能将太阳能辐射转换为电能为用户供电。光伏分为并网与独立式,并网式具有成本低、环保等特点,正成为光伏行业主流。并网式发电又分为地面电站与分布式光伏,我国太阳能市场以地面电站为主。不过考虑到地面电站需要大量土地,我国东中部地区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并不适用地面电站,因此分布式光伏正日益受到重视。

点击获取独享报告:

https://www.globalmarketmonitor.com/request.php?type=3&rid=406047

    分布式发电是一种新型的、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发电和能源综合利用方式,它倡导就近发电、就近并网、就近转换、就近使用,不仅能够有效提高同等规模光伏电站的发电效率,同时还有效解决了电力在升压及长途运输中的损耗问题。

分布式光伏的高光时刻

    2013年7月,重量级文件《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光伏国八条”)发布,明确提出要大力开拓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2014年,国家能源局敲定当年光伏全年装机目标14GW,其中分布式光伏就独占8GW,几乎占总装机目标的60%。但受困于商业模式不清晰和光伏大环境不成熟,分布式光伏的发展始终不温不火。

    2014年-2017年,不同于对三类资源区的电价补贴一降再降政策,国家发改委仅在2017年对分布式光伏度电补贴进行了首次下调,由最初的0.42元/kWh下调至0.37元/kWh,这与以往光伏补贴调整情况相比,下调幅度并不算大。

    2017年,随着地面光伏电站弃光影响和分布式收益上升等众多原因,分布式光伏,特别是户用光伏市场,迎来大爆发。据相关数据统计,2015年户用光伏约为2万套;2016年上涨7.3倍,达到14.98万套;2017年继续上涨,达到53万套。所以2017年前分布式光伏装量狂涨不停,当年累计量达29.66GW,同比增长187.0%。

分布式光伏的至暗时刻

    可惜这样的盛况在“531”后戛然而止。2018年5月31日,由于分布式光伏发展势头大超预期,其较高的补贴强度进一步加剧了本就存在的补贴缺口,为此,国家能源局在当日的会议上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为行业踩下急刹车,业内俗称“531新政”,分布式光伏度电补贴标准调整为0.32元/kWh。2019年又将工商业分布式与户用分布式光伏补贴标准分别调整为0.10元/kWh和0.18元/kWh,包括分布式光伏在内的所有光伏领域都在艰难中砥砺前行。

    数据显示,2018年多晶硅上半年产量同比增长约24%,但全年产量仅增长3.3%;硅片上半年产量增长约39%,全年同比增长19.1%;组件上半年增长约24%,全年产量增速约14.3%。2019年,全国光伏装机数量继续下降。全年国内新增光伏发电装机30.11GW,同比下降31.6%,其中集中式光伏新增装机17.91GW,同比下降22.9%;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12.20GW,同比下降41.8%。

2020年是用户分布式光伏的起舞时间

    今年上半年,全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773万KW,其中,新增光伏电站装机容量669万KW,新增分布式光伏装机容量104万KW,上半年装机量仅为全年目标的43%,分布式光伏成为光伏行业发展的最大掣肘。

    3月10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20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2020年基本延续2019年的管理政策不变,对户用光伏继续实行单独管理,并将户用光伏纳入财政部优先拨付补贴资金范围。在全年15亿元的补贴总额中安排5亿元用于补贴户用光伏,户用项目补贴占补贴总额的比例从去年的四分之一提高到了三分之一。可见,2020年户用光伏政策一片利好。

    而按照总额5亿的补贴额度,2020年户用项目装机预计可达7.5-8GW,将占整个分布式光伏全年60%左右的份额。2019年,户用装机的平均单户规模约15KW,且呈现逐月增加的趋势,预期2020全年将新增41万户。

分布式光伏如何与融资租赁汇合?

    由于资金需求量大,资金需求的周期长,所以光伏产业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特别是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虽然光伏企业有很多种融资方式,但实际上,通过政策性银行或商业银行贷款等渠道融资仍然较困难,也是这一因素,促使了光伏产业与融资租赁的结合。

    从融资租赁公司的角度,在全球经济环境充满无数不确定性、金融行业普遍面临“资产荒”的背景下,光伏电站由于具有长期稳定现金流而成为一项优质资产,并且光伏电站投资大、资金回收期长的特点也恰好与融资租赁方式相契合。

    光伏电站设备便是租赁物,且与一般的生产型企业不同,光伏电站本身是一个单体公司,是伴随着电站而形成的经营主体,变现能力依托租赁物和电站股权实现,变现能力很强。光伏电站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不过当前主要的问题是国补。截至到目前,国家对光伏电站的补贴应该欠了将近2000亿。这个补贴缺口一方面将通过可再生能源基金填补,另一方面,国家在积极推出绿证,让类似于火电的化石能源消费企业去购买这个指标。另外,投放规模相对合适。因为一般的租赁公司人员数量相对较少,那么单体投放额度的规模大一点,就会节约一定的人力成本,所以说这个投放规模也比较迎要求。

    光伏发电行业与融资租赁的结合无疑是行业发展的一种必然选择。 光伏发电有着长期稳定的发电售电收益,而融资租赁正是一种看重项目本身收益的融资方式,不过当前两者的结合仍然面临许多问题。光伏行业大规模的资金需求和极具后发力量的分布式光伏,需要积极探索除银行之外的其他融资渠道。而在传统制造业低迷、宏观经济下滑、政府融资平台受限制,调整资产结构是必然,融资租赁涉足并积极开拓包括光伏在内的新能源领域势在必行。

了解更多:

太阳能光伏

https://globalmarketmonitor.com.cn/reports/202641-bipv-market-report.html

超越挑战,未来可行

我们提供更专业明智的市场报告,让您的商务决策锦上添花。